《情系田湾 》 冯伟天(海盐基地管理处)

来源:秒速飞艇计划    编辑:administrator    发表时间:2014年8月11日    点击次数:1922

夏日的傍晚,夜幕慢慢就笼罩着苏北大地,晒了一天的马路,夹杂着沥青的味道,被清清微风吹拂在脸上,有点喘不过气来,我和老张站在二三企业田湾项目部苹果园生活小区门口,等着科里的皮卡小车,准备进去加班,远处隐约可见的核岛轮廓和电厂内的灯光,我思绪万千,来田湾工作已有一年多了,我还从来没有离开海盐这么长时间,来田湾项目部过单身生活,现在已慢慢习惯了。

连云港气候比海盐凉爽一些,属于北方的港口城市,晴朗时,天空看起来比海盐的天空干净一些,夏天虽然干燥,但比海盐舒服,班长老张,虽然比我小几岁,但我还是喜欢叫他老张,他工作已有三十多年了,技术精湛,脾气随和,作风干练,我和他主要负责田湾核电机械加工这一块,凭着大家俩人一年来不懈的努力和领导新人,已经在维修处站稳脚跟,准备大干一场了,当时核电企业机械加工能力薄弱,正是大家一显身手的时候,皮卡车缓缓停在大家跟前,我俩迅速钻进车里,沿着才修好不久的柏油马路,看着远处的灯光疾速驶去。

这几天大家接了一个棘手的活,九十八,二根高强度销子的加工任务,直径有胳膊粗细,三百多毫米,它是连接汽轮机和发电机转子靠背轮的部件,在俄罗斯加工完毕,空运到田湾核电站现场精品加工后安装,在俄方专家引导下,根据现场靠背轮镀好的孔的尺寸,再进行销子的精加工,公差只有0.03毫米,尺寸精度和光洁度要求都很高,不敢马虎,维修处支撑科当天白天专门为这事开了会,交代了任务,晚上先试着加工几根,大家乘的皮卡停在了车间门口,现场的工作人员已经在门口苦等多时,把铰孔的尺寸给了我,坐着从库房经过粗加工后闪亮的销子,倍感到担子的沉重,设备室崭新,量具也是崭新的,精度也能达到,我打开车床选好刀具,切削速度和进给量,试切了一刀,材料又粘又硬,刀尖发红,冒着火星,很快磨损,光洁度达不到,重新选另外的刀头往返几次测量。终于达到要求,汗水流进眼睛里很难受,工作服也湿透,老张跑来跑去反复测量工件尺寸,不时在和静机科长说着什么。一直忙到晚上11点多,加工了三根,觉得第二天早上可以拿到现场安装了,简单收拾了一下工机具然后拖着疲惫的双腿走出了车间,望着满天闪闪发光的星空,脑子里紧绷的弦似乎慢慢松弛下来了。

第二天一早我边在车床边做上班前的准备工作,一边考虑着当天要加工几根销子,如何进一步提高质量和进度。老张走过来说科长刚才打电话昨天加工的销子尺寸出差了,一会人静机科、俄方专家谢尔盖和技术支撑处来人沟通,我脑袋翁的一下,马上紧张起来,这个销子才开始干就搞废了,那叫怎么回事,我又反复的回忆了昨晚加工过程,觉得不会呀,控制0.05毫米以内的尺寸我是有把握的,一会儿科长带着俄方专家和技术支撑处人员还有前一天晚上加工完的销子走进车间,老张和我详细的向他叙述了前一天晚上加工的整个过程,俄方专家谢尔盖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从表情上来看对大家很不信任,只见他把销子和图纸摆在工作台上拿千分尺开始测量,果然每只销子尺寸都小了,超差0.015-0.04毫米,这就是说小0.015的那根可用其它两根都不能用,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当时量的结果和今早的测量结果差这么多,是不是尺子有问题,我马上注意到谢尔盖拿的千分尺是俄方从国内带来的尺子,而大家昨晚用的是一把国产的千分尺,大家马上拿出昨晚用的尺子,两把千分尺一比较时,果然有很大的误差,因为核电企业在建设时期工具,量具部门制度还未建立,证据找到了,气氛也缓和下来,通知管理量具的工程师,重新统一了千分尺,现场铰孔用的千分尺和车间加工销子的千分尺都保持同步,由量具部门把关,千分尺问题解决之后,有重新加工了三根,经测量后都合格,大家才松了一口气,俄方专家谢尔盖再一次见到我的时候笑着竖起大拇指。

随着每天从现场送到大家手机的铰孔尺寸都不一样,有时存在一定误差来看,大家应该在工艺方面有所改变,现场铰孔有两个班倒班,因靠背轮孔的直径复杂打,位置狭窄,机械用不上,都是手工铰,再加上就旧铰刀铰尖的孔的直径有出入,技术熟练程度也有差距,大家就调整了加工工艺尺寸尽量上偏差,直径大了可以修小一点,销子直径小的也找铰孔尺寸小的配合。这样逐步走上正常,三台车床都开始加工,进度也快多了,光洁度也有很大提高,通过近一个月的努力,大家机加班把98根高精度销子都加工完了,装在汽轮机和发电机靠背轮上,收到了俄方专家和业主的批准,大家进一步赢得了信任,取得经验,打好了基础,因为一号机组的销子加工完半年后二号机组的98根销子在等着大家。

清晨太阳刚升起,我在苹果园的马路边,缓缓的跑步晨练,吸取着新鲜的空气,心里充满着喜悦和自豪,我国的核电事业好像初升的太阳蒸蒸日上,而大家为祖国和人民造福,为崇高的理想增光。

2014年5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