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一辈子核工程,今生无悔 》程宇伟 (海盐基地管理处)

来源:秒速飞艇计划    编辑:administrator    发表时间:2014年8月7日    点击次数:1858

五十多年前,我来到戈壁滩,那是我第一次参加核工程建设的地方。刚去那里,感到很神秘。列车西行过乌鞘岭,当时那里还没有隧道,得用两个火车头分别布置在列车头、尾,一拉、一推才能爬上山顶。山上白雪皑皑,冰冷彻骨。过了乌鞘岭,就进入河西走廊。列车窗外茫茫一片荒凉,见不到一点绿色,越走越凄凉。终于到了所要去的戈壁滩,那是完全封闭的环境。数千人在那里奋战,抢建核工程。苏联处心积虑要把我国核工业扼死在摇篮内,但中国人硬是争气,要把核工业干上去!面临核讹诈威胁,关系到国家的命运,所以从全国各地调来人员支援这里,大家都精神振奋全力投入到工作。苏联撕毁协议后,我国得不到任何外援。凭中国人的智慧勤劳,完全靠自力更生,把核工业从无到有建立起来,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在荒无人烟的戈壁滩,自然条件恶劣,生活条件很差。人们不畏艰苦、忘我工作。当时大家宿舍是土屋,四周是泥墙。晚上臭虫从土墙内钻出肆虐,掐死的臭虫弄得墙上血迹斑斑。技术人员是住在班里的,一个班十几个人,上下床铺挤在一个土屋内。由于风沙大,床上都要铺上塑料布,到室外都弄得灰头土脸的。那时人们的思想很单纯,一心只想到工作。当时绝大部分人都是单身。远离家乡也都能严格遵守保密条例,家里人只知道单位的邮址是兰州54号信箱,其实单位根本不在兰州,其它什么信息也不让家里人知道。也正是维护了铁的纪律,才能在对敌斗争复杂形势下保证了工程顺利进行。大家自控调试两个班承担了自控工程八大系统调试任务,工作量和技术难度都比较大。当时技术人员和工人结合得比较好,大家齐心协力,钻研技术,攻克难关,一丝不苟,所以能做到万无一失、一次成功。最后由大家在主控室指挥将整个系统试车一遍才交给厂方,这有点类似于现在的交钥匙工程。

404工程顺利完成后,大家又先后转战到814、821、816等核工程。所有这些地方都是自然条件恶劣、生活条件很差。在821,我和班组工人10几个人住在一个木板房内,上下铺双人床,连办公桌都没有。我编制系统调试方案就在宿舍内工人打的用来吃饭的矮桌子上,坐在小板凳上编写的。还是很好的完成很多方案。

环境闭塞,生活还是很单调的,星期天用煤油炉下点面条也就算是改善生活了,因为当时物资还是短缺的。食堂虽养有猪,但大多是猪有病了才舍得杀了改善伙食。我结婚后和爱人分居了十年,这也是我在施工班组里呆的十年,长期生活在基层对我深入一线、重视实际,好的作风培养也很有益 。正是我和工人结合,发挥大家力量才使得班组承担的控制系统安装、调试完成得很出色,受到厂方好评。转到816工地,自然条件更为恶劣。夏天经常通宵狂刮热风,像台风一样猛烈。睡在床上热得汗出如浆,混身湿透。当时连电风扇都没有。第二天早上室外有些草都被热风刮枯了。在这样条件下,大家仍勤奋工作。

整个上世纪60、70年代我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岁月都在戈壁滩、大山沟封闭的环境中度过,但这是国家的需要。直到到80年代转到核电工地,条件才好些。

我先后参与了秦山核电站、大亚湾核电站、岭澳一期核电站、秦山三期核电站、田湾核电站、岭澳二期核电站、直到目前方家山核电站的建设。参与的过程也亲身感受到二三企业日渐壮大,成为核电建设主力军。

我从1959年清华大学核能控制专业毕业后即与核工程结下不解之缘。从事核工程建设,从二十来岁干起,如今已70多岁。前二十年在封闭保密的环境中干了核工程,后三十多年又赶上好机遇能参与到第一批核电建设项目上,一生也还是感到很幸运的。活到老,学到老。工地就是我最好的课堂。当我带着年轻人下工地时,我既是他们的老师给他们讲解,同时我自身也是一个学生,感到有学不完的东西。我热爱所从事的事业。前些时,方家山现场安装核仪表系统探测器,虽然过去多次参加过,但为了查清问题,我还是想深入到现场。我多次从主管道下,身子贴地,匍匐而行到堆坑周围查看,提出存在的问题后,心里才踏实。

人各有志,价值观取向不一,我不悔恨。经历也是人生宝贵财富,经历也体现了人生价值,没有虚度一生。我很向往未来核电发展,但人生苦短,不可能再继续参与了。有幸从事核电的青年一代,他们是幸福的。我国核电要走向世界,更辉煌的前景在等待着他们去实现。

海盐基地管理处 程宇伟

2014年5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