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大家为之奋斗的核工业

来源:秒速飞艇计划    编辑:administrator    发表时间:2015年9月2日    点击次数:1597

1965年夏天,我从南京建筑工程学校毕业后,便匆匆赶往北京方砖九厂报到。当时戈壁滩的404工程已接近尾声,正赶上核工业建设队伍从西北调遣入川,承担大量三线建设任务。那时国营西南七处已经成立,大家辗转来到乐山,被分配到三工区当上了木工,开始投入196工程建设。在196的日子里,工期紧,任务重,又碰上学问大革命,国家动乱,材料、设备供应不及时,设计院图纸出不来,为此党中央毛主席在1968年7月18日下达重要批示:“派解放军独立师驰援陆上模式堆建设,同时要求中国科学院、有关高等院校和机械工业部、冶金部、化工部等部以及几个省的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强对工程建设的支援”。

为了尽快完成718批示,工人们的干劲儿都很足,夜以继日地奋战在施工现场,充分发扬了戈壁滩的吃苦精神,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一心为了建三线。当时生活很清苦,同行的家属每天都要结队去江边捡拾鹅卵石,砸碎后用于打混凝土,每人每天200公斤,只有几毛钱工钱。虽然苦点累点,但是大家的干劲儿很足,心里装着的只有国家工程。还记得1967-1968年间,大雨滂沱,大家驻地旁的东风桥下发洪水,洪水很大,当时正在搭设模板的陈德阳、秦郝春两人为抢救模板架子不幸被洪水冲走,秦郝春幸存,而陈德阳被冲入下游,不幸牺牲。后来,大家就在附近的山上为他建了衣冠冢,每年清明都去扫墓和祭奠,他们的壮举和精神深深地印刻在大家心中,并支撑着大家一步步继续推动工程建设向前迈进。

1970年4月,196工程建安提前完成。12月,核潜艇下水,由此正式结束了我国没有核潜艇的历史。第二年,196工程结束,大家开始了高通量工程试验堆建造任务,即49-3工程。在49-3建设中,我主要负责技术,同时兼顾现场的安全、质量、商务预算及后勤生活工作,可以说那段时间是比较累的,但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年左右,我就被调往了二工区,准备从事728工程。

728工程源于周总理在1972年8月作出的重要批示,那时国家正准备开始筹备核电站建设。1973年,上级要求二工区搬迁到812厂。第二年春,我随众一起来到812厂承担728部分工程。当时工程建筑总面积约为25000平方米,并用滑模工艺建80米高的排风塔。自此,我便开始了滑膜技术的研究工作。当时搞滑膜在二机部来说尚属首例,为了向厂家购进设备,我和两个同事一起乘火车前往上海进行液压千斤顶的业务洽谈,当时正值文革高峰,坐火车是免费的,人很多,车厢进不去,大家只能趴在火车顶上,穿越隧道时,心中真是怕极了,最终火车呼啸了一天一夜,大家到达了上海。但由于文革动荡,厂家已经不生产设备了,大家当时就急了,因为现场正等着这批设备施工呢,最终在大家的争取之下层层上报。而大家又回到了四川,焦急地等待了一个月,那个时候也没有电话,那种心情可想而知。最终皇天不负苦心人,这批设备如愿获批生产,并顺利投入了工程当中。同时,在这些年的努力钻研和试验下,大家最终成功地搞出了滑膜技术并应用于生产。大家当时都十分高兴,因为凭着大家的努力和付出,凭着大家核工业的优良传统,最终取得了工程突破。

当时令我记忆最深的一件事,是大家的党委书记曲甫亭在搅拌机旁整整倒了两天水泥,我当时问他:“书记,你怎么在这倒水泥啊?”他说:“你们是部里面第一个搞出滑膜来的,我难道就不能倒水泥,为你们服务吗?”这句话一直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中,一个五十几岁的老人亲自下工地干活,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尽每一份力来推动工程进度。正是有了广大核工业建设者的无私付出和领导的关怀支撑,大家的各项技术才能顺利突破,大家的各项工程才能顺利推进。